您的位置:玉堂署文化知识→唐代长安的“曲江宴”

唐代长安的“曲江宴”

作者:白鹭 点击:126

进士中榜后,醵钱宴乐于曲江亭子,称“曲江宴”。曲江, 即曲江池, 位于唐都城长安的东南部,本天然池沼, 以池水曲折, 故名。

唐代新科进士正式放榜之日恰好就在上巳节前一天,上巳节为唐代三大节日之一,最是被朝野看重。曲江宴是以游宴形式,一边观赏曲江边的烟水明媚,春花烂漫,一边品尝宫廷御宴佳肴美味。皇帝亲自参加,与宴者也经皇帝“钦点”。宴席间,皇帝、王公大臣及与宴者一起游走,所以“曲江宴”也叫曲江游宴,其中种类繁多,情趣各异,甚为奇妙。其中以上巳节游宴、新进士游宴、雁塔题名最为隆重,在历史上的影响最深。登科放榜,于国家,于个人都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,自然特别要庆祝一番,其形式就是曲江大会,亦即“曲江宴”。

因为宴会往往是在关试后才举行,所以又叫“关宴”;因举行宴会的地点一般都设在杏园曲江岸边的亭子中,所以也叫“杏园宴”;以后逐渐演变为诗人雅集,吟诵诗作的“诗会”,按照古人“曲水流殇”的习俗,置酒杯于流水中,流至谁前则罚谁饮酒作诗,由众人对诗进行评比,称为“曲江流饮”。

至晚唐僖宗时,还在曲江名目繁多的宴会中设有一种新奇的“樱桃宴”,专门来庆祝新进士及第,具体是唐僖宗乾符年间,当朝宰相、淮南节度使刘邺为新科进士举行的一次宴会。

原来此时在曲江摆宴设宴成了一种时尚与时髦,宴席的东道还需要经过竞争,才能获取举办权的。刘邺的儿子新科进士刘覃,这一次争得了樱桃宴的主办权,兴奋不已。其时长安城及其周边的樱桃还未大量应市,处于未熟将熟之际,少数成熟的樱桃价格奇高,许多权贵们都还没有品尝过新鲜樱桃,加上樱桃是唐朝的上等时令佳果,为文人雅士所追捧,于是,宰相、淮南节度使刘邺亲自出面主持,置买樱桃,为儿子刘覃解困,事情自然迎刃而解,江南扬州大批的樱桃连夜送到曲江,樱桃红艳晶亮,配以糖和乳酪,色味俱佳,入席的新科进士和来贺的官贵们每人一盎,宴会大获成功。

新罗人崔致远,号孤云,唐代在扬州幕府供职,被称为韩国儒学之宗、文学之祖、百世之师,其《桂苑笔耕集》主要完成于扬州。崔致远的《谢樱桃状》说明扬州在唐代就出产樱桃。今扬州民间俗语有“樱桃好吃树难栽”,扬剧剧目有《打樱桃》,考唐代扬州园林则有“樱桃园”。

曲江樱桃宴早已形成惯例,刘邺父子举办的仅是历年影响最大的一次而已。而唐代“樱桃宴”多在四月初一举行,其时御苑中樱桃最先成熟。王维《敕赐百官樱桃》:“芙蓉阙下会千官,紫禁朱樱出上阑。才是寝园春荐后,非关御苑鸟衔残。归鞍竞带青丝笼,中使频倾赤玉盘。饱食不须愁内热,大宫还有蔗浆寒。”王维此诗不是一人独吟,崔兴宗还有《和王维敕赐百官樱桃》诗:“未央朝谒正逶迤,天上樱桃锡此时。朱实初传九华殿,繁花旧杂万年枝。未胜晏子江南橘,莫比潘家大谷梨。闻道令人好颜色,神农本草自应知。”

进士宴自然最具人气。参加的除了新科进士外,还有进士的恩师以及主考官等,很多官宦人家也会在这时候带着家眷参会,在品评新科进士的同时也存有私心地为自家姑娘选择乘龙快婿,如意郎君。

生活在唐代的女子是幸运的,没有太多封建礼教束缚,经常可以参加各类社交及游艺活动,连游宴这类活动也有专门为她们量身定做的,那就是各种进士登科宴引出的裙裾宴。

春和景明时,仕女们呼朋唤伴地来到曲江,踏青游春,轻盈漫游,仿佛正沐浴在长安郊野明媚的春光中。她们选择风景如画曲江边,以草地为席,用七彩裙布搭起帷幔,在里面设宴,斗酒行令,开怀畅饮,悠哉乐哉。此时只见春色满园关不住,袭人香气弥漫荡漾。席间她们还会走出彩帐,互相邀约蹴鞠、跳绳、踢毽子、荡秋千,欢声笑语此起彼伏,身姿曼妙影舞蹁跹,莺啼鹂鸣柳绿花红,一派风流香艳景象……真正是丰富多彩,尽显长安皇都盛世华彩。

曲江宴亦称闻喜宴,最初的闻喜宴应是及第学子凑钱喝酒,所以宋人高承在《事物纪原》解释此词条时称为“醵钱于曲江”。虽然是学子自己凑份子聚会,虽然学子自己掏钱聚宴朝廷也有所表示,如在晚唐时期,皇家赏赐宫廷御用美食,“赐进士红绫饼各一枚”。到了后唐明宗李嗣源当皇帝的五代后唐时,凑份子吃闻喜宴的现象才发生改变,天成二年 (927年),及第学子聚会不再“醵钱”,吃喝开始由官家埋单。据《旧五代史唐书》载:“新及第进士有闻喜宴,逐年赐钱四十万”。宋代继承了后唐的做法,新科进士聚会也不要学子凑份子,赐钱更多。据宋人王栐《燕翼诒谋录》所记,熙宁六年 (1073年)三月,赵顼 (宋神宗)赐给进士“及第钱三千缗,诸科七百缗”。 到元佑三年 (1088年)三月,宋哲宗赵煦赐钱又有所增,“诏复增进士钱百万”,并赐“酒五百壶”。宋右宗端拱元年定由朝廷置宴﹐皇帝及大臣赐诗以示宠异,遂为故事。因曾设宴于琼林苑﹐故至明清赐新进士宴称琼林宴。

科举及第学子的宴会活动有很多。在唐代,与闻喜宴相呼应的是“关宴”,这是新科进士在京城的最后一次大规模聚会,因此关宴又被称作“离会”,因为也在曲江一带举行,故又称“曲江关宴”,或“曲江会”。虽然关宴还是新科进士自掏腰包,但并不需要自己张罗,一般由相当于现在公关公司性质的“进士团”操办。

据清编《全唐诗》统计, 唐代专题吟咏或涉及曲江的诗有近300首之多, 而描写曲江一带景色如杏园、慈恩寺、乐游园等的诗篇, 更是举不胜举,形成了曲江诗,展示了流光溢彩的大唐文明和风云变幻世事盛衰。

其中刘沧《及第后宴曲江》诗写道:“及第新春选胜游, 杏园初宴曲江头。紫毫粉壁题仙籍, 柳色萧声拂御楼。雾景露光明远岸, 晚空山翠坠芳洲。归时不省花间醉, 绮陌香车似水流。”白居易这样描绘他应举时的情况:“忆昔羁贫应举年, 脱衣典酒曲江边。”徐夤《曲江宴日呈诸同年》中有:“金榜连名升碧落,紫花封敕出琼宫。”黄滔《放榜日》:“吾唐取士最堪夸,仙榜标名出曙霞。白马嘶风三十辔,朱门秉烛一千家。郄洗聊臂昇天路,宣圣飞章奏日华。岁岁人人来不得,曲江烟水杏园花。”贯休《送叶蒙赴举》寄托待成功之日“明年相贺日, 应到曲江滨。”

从以上诗中可以看到唐朝文人们一旦中第,不仅一个个喜形于色,而且恣意放纵,得意至极,曲江游宴成了他们登科后最为喜庆、祥瑞吉利的丽日盛事。“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。

---------------

本站注:

唐代新科进士正式放榜之日恰好就在上巳之前,上巳为唐代三大节日之一,这种游宴,皇帝亲自参加,与宴者也经皇帝“钦点”。宴席间,皇帝、王公大臣及与宴者一边观赏曲江边的天光水色,一边品尝宫廷御宴美味佳肴。曲江游宴种类繁多,情趣各异。其中以上巳节游宴、新进士游宴最隆重,在历史上的影响最深。考中进士既然是这样的一件大事,自然是要庆祝一番的,庆祝的形式就是曲江大会,亦即曲江宴。因为宴会往往是在关试后才举行,所以又叫“关宴”;因举行宴会的地点一般都设在杏园曲江岸边的亭子中,所以也叫“杏园宴”;以后逐渐演变为诗人们吟诵诗作的“诗会”,按照古人“曲水流殇”的习俗,置酒杯于流水中,流至谁前则罚谁饮酒作诗,由众人对诗进行评比,称为“曲江流饮”。 至唐僖宗时,也在曲江宴中设“樱桃宴”专门来庆祝新进士及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