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玉堂署黄梅戏黄梅戏唱词→黄梅戏《生死擂》选段

黄梅戏《生死擂》选段

苏月英:忽听江上惊涛涌,一阵冷风扑心门。大罗偷运乱了阵,只怕亲人变仇人。若是洋人设陷阱,一局残棋错输赢。怎能家中等,心悬半空云。该到阵前去,是非查分明。莫待奸人计得逞,斗牛场上挽牛绳。

 

苏月英:码头流过多少血,江水日夜放悲鸣。莫忘一旁藏冷眼,蛮牛相斗溅血腥。退退退,忍忍忍,        怎能让亲者痛、仇者快,大事未成、出事未捷,好兄好弟先动刀兵。

 

郑京生:青山翠岭红叶染,如诗如画好江南。江天景色无心赏,孤影、孤舟去复还。船近芜湖心潮涌,五年前中秋月圆情未圆。苏斛主为选佳婿摆斛擂,与师兄赵大江争师妹、斛趟飞旋争师妹、斛趟飞旋在江边。痴情小妹我心慌乱,滑落了两粒黄豆丢失了一世姻缘。无颜留此镇江去,师兄他春风得意发狂言。一斛情仇今来报,江边景梦魂牵,一壶好酒梦中醉,待中秋胜斛擂,一江春水洗羞颜。

 

苏月英:少年相伴无烦恼,风雨江畔戏惊涛。
郑京生:同上枝头捉知了,共唱渔歌把桨摇。
苏月英:兄妹堂前常习艺,比斛难分低与高。
郑京生:兄弟竟把鲜花采,从头插到辫子梢。
苏月英:我幼时性强常哭闹,
郑京生:师兄脊背当鼓敲。
苏月英:青丝长时心丝绕,
郑京生:偷送鲜花任妹挑。
苏月英:我一颗心儿难分两半,
郑京生:一场斛擂断鹊桥。
苏月英:师兄弟从此分了道,
郑京生:如今人在咫尺路还遥。
英、京:人不长大有多好,树不长高风不招。

 

苏月英:大江他梦语频频盼佳音,月英我担子沉沉心更沉。若不代夫去出阵,辜负大江报国情。若要代夫去出阵,如何面对二师兄?风摇烛影神无主,船遇险浪失了掌舵人。轻轻一杆小斛趟,今日陡然重千斤。竖起它是旗一杆,横着它是秤一根。竖起的旗杆不能倒,横着的秤杆不变星(心)。今日传到月英手,怎能够心怯怯步难行?我还是苏家女、赵家妻,斛行旗下护旗人。

 

苏月英:声声悲呼唤不回,我的亲人,我的大江。倒下了旗杆,折断了脊樑。你为何不待凯歌唱?你为何不待月饼尝?你为何不待龙贴到?险浪漩涡撒手不把船帆扬。血泪和着烛泪淌,孤身弱女向何方?冲向寒风闯擂场,头戴孝花诉冤枉。大江无言却有话,铮铮遗愿怎能忘?满怀仇怨擂台上,我已是寸断了女人的心肠。神思乱恰似一张破鱼网,情凄苦恰似冷屋冰盖霜。无奈是误时缺场为败擂,怎能让亲人血白流淌,奸人得逞民心伤。冷风传来二通鼓,时光不容再彷徨。大江啊,你在家中静静睡,箭离弦,船迎浪,扬正气,挺脊樑,狭路相逢哀兵胜,誓夺龙帖献灵堂。

 

苏月英:何须大江亲赴擂,家中静待捷报飞。洋人能把斛手请,代夫出征不违规。自古多少女流辈,战场擂台胜须眉。

苏月英:我不是风中一残柳,我不是江中一孤舟。身后托我千双手,
幕  后:身后托你千双手,
苏月英:为我米市争风流。抚旗杆好似握着大江的手,柔肠化作铁骨头。他在家中备美酒,等我凯旋庆中秋。